<acronym id='76lfa'><em id='76lfa'></em><td id='76lfa'><div id='76lf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6lfa'><big id='76lfa'><big id='76lfa'></big><legend id='76lf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1. <tr id='76lfa'><strong id='76lfa'></strong><small id='76lfa'></small><button id='76lfa'></button><li id='76lfa'><noscript id='76lfa'><big id='76lfa'></big><dt id='76lf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6lfa'><table id='76lfa'><blockquote id='76lfa'><tbody id='76lf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6lfa'></u><kbd id='76lfa'><kbd id='76lfa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76lfa'><strong id='76lfa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span id='76lfa'></span>

          <dl id='76lfa'></dl>

          <ins id='76lfa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76lfa'></i>
        1. <i id='76lfa'><div id='76lfa'><ins id='76lfa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76lfa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回傢(一)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9

            楊梅自從知道要替哥換親,就鬱鬱寡歡。以淚洗面,眼睛哭得脹脹的。娘也抹淚說:“妮,要怪就怪咱窮吧!”楊梅就哭出聲來。難道窮人連愛情都不配有瞭嗎?楊梅是讀過書的,雖不多。但也知道一些道理的。她知道換親是一種陋習。但她沒想到這荒唐的不幸會悲涼地降臨到自己身上。她說:“娘,我不依!”

            爹在屋裡就咆哮起來:“凡事都由著你的性子?你想做娘娘,你有那個命嗎?”楊梅就啞瞭。楊梅不敢頂撞爹。爹有哮喘病,喘的拉風箱似的。喘得臉蠟黃蠟黃的,渾身綿軟無力。但脾氣異常暴烈,罵起人來直罵到上氣不接下氣,甚至口吐白沫為止。楊梅很怕,娘也很怕。

            楊梅隻敢小聲飲泣,哭瞭很久很久,很痛很痛。仍沒有讓父親改變主意。楊梅就求娘說:“娘,讓我出去打工,替哥買個媳婦吧!”娘嘆口氣:“南蠻子蠻得很,好難纏哩。過著過著,就過沒影瞭。人財兩空的人傢多著呢!”

            楊梅就瞟一眼哥,她恨哥。傢是被他相親相窮的。哥長的虎虎勢勢,高大健康的俊模樣。看外表,誰見瞭都滿意。就是不能開口說話,一說話就成瞭二百五。哥相瞭好幾次親,每個姑娘都平頭整臉的看的過去。人傢一看哥長相就願意。也開始瞭時送時禮,節送節儀。娘每次都千叮囑萬吩咐,讓他去人傢少說話。但他每次是別人問什麼答什麼,不問什麼他反過來問人傢什麼。婚事退瞭一樁又一樁,一直退到瞭他二十九歲瞭。爹娘還是想著他延續香火,開始打換親的主意。楊梅就跟著遭瞭殃。

            娘和嬸娘一天三遍逼楊梅決定。楊梅就哭,哭的萬般無奈瞭。就說:“哥,呆頭呆腦的,不能結婚。以後生個小呆子,輩輩呆!”嬸娘聽的心裡舒服,其實她早就在暗地裡笑話起來瞭。爹娘卻狠狠地要撕她的嘴。楊梅就覺的這日子沒法過。自己還是不是娘親生的?她覺的太苦澀太沒有天理瞭。書上說,愛情是兩廂情願兩情相悅的事。為什麼偏要我承受這陋習釀成的苦果?而且還視我的委屈痛苦不顧!

            楊梅想到瞭逃。對,我逃!逃的銷聲匿跡。你們忍心我柔腸百轉,含淚泣血屈死也不憐憫。我為什麼不能心硬?楊梅不再哭鬧。沒事人似的洗臉吃飯。對爹娘溫和多瞭,情緒也好瞭。娘還來問她換親決定。楊梅說“娘,我要穿新衣才能去見人,我自己買新衣去啊!”爹娘聽瞭很欣慰都舒瞭口氣。給楊梅200塊,楊梅沒買衣服,卻買瞭去杭州的車票。她要去找在杭州做裁縫的同學。

            坐瞭一夜的大客才到杭州。站在車站看著人潮洶湧發窘。才想起該給同學打電話,卻發現自己忘抄號碼。悔的腸子都綠瞭,忍不住落淚。但還是給村幹部傢打個電話,轉告娘她走瞭。她怕傢裡翻天。楊梅茫然失措。回傢是不可能的,錢不夠返程票。再說她也不想回去。楊梅在天橋上徘徊。天橋上有幾個乞丐朝她磕頭。楊梅很詫異心裡很涼。我是皇帝嗎?有人跟我磕頭?真可憐!楊梅初出傢門不知道江湖險惡。就給瞭一個小乞丐五塊錢。這一給不要緊,立刻就沖出來五六個小乞丐伸著手向她要。楊梅怕瞭,想跑。但被幾個孩子抱住腿不放。隻好咬牙掏出二十塊給他們去分。天橋上很多行人嘻嘻哈哈看著熱鬧,卻沒人知道楊梅已餓一天瞭。楊梅也不知道這些乞丐跪大街的收入一月好幾千。小乞丐會用她的錢去買燒雞。

            天漸漸黑瞭,楊梅在街上飄瞭一天。城市不是農村。城市的夜裡也沒有太陽,但城市的夜晚是燈火通明的不夜城。楊梅想起城市裡有拐賣人口的事。就意識到自己在大街上轉悠太危險。口袋裡隻有四十一塊,不知明天怎麼辦。她舍不得掏最後的救命錢瞭。楊梅就到瞭一個建築工地。那一層一層全是剛砌好的樓框框。透著潮濕和嗆人的水泥味。楊梅找瞭紙箱硬殼鋪下,提心吊膽地熬瞭一夜,竟然沒有人知道。接下來的幾夜,楊梅都是在那過的。

            楊梅初出傢門,沒有經驗又不會什麼手藝、再加上語言不通。楊梅一直五天沒找到事做。就在第六天的晚上,工地上有人發現她瞭。帶工的人姓糧,是個善良結實的閩南人。普普通通的人卻說不瞭普通話。一笑露出滿口白牙,很是和藹。他不問楊梅的任何情況,但他知道她落魄很需要幫助。他隻是讓楊梅不要睡太潮濕的地方去,那樣會患關節炎。楊梅心裡領情,但低頭不理。姓糧的就回工棚叫人送些吃的給她。楊梅狼吞虎咽吃完所有的飯,就是不開口說話。來個女人讓楊梅隨她去工棚睡,楊梅不去。還是怕上當被拐賣,坐原地不動。姓梁的和那女人隻好搖頭走瞭。

            楊梅卻再也不敢在原來的框框裡睡瞭,她害怕工地的男人是狼。楊梅大著膽子爬上七八米高的架子上,上面好象是間屋而且開著門。她卷縮著爬進去。睡到半夜,有人蹬蹬蹬蹬搖梯上攀。楊梅屏著氣驚恐到瞭極點。當那人進門的那一剎那。楊梅大吼“誰”就聽“啊”的一聲慘叫,那人順梯墜地。接下來工棚一陣嘈雜混亂,很多人朝這裡跑。姓糧的用手電一照摔下去的人,直接意識到自己破財瞭。他大聲搖晃著問:“怎麼搞的?怎麼搞的?”

            楊梅仿佛看見一灘血。那人有氣無力地說:“我忘瞭衣服瞭,裡面有我今天才發的工資!”有人開始打120急救瞭,但那人一會兒就沒瞭呼吸。姓糧的打著手電親自攀上樓梯去,就看見瞭驚恐萬狀的楊梅。他立刻就有瞭救星似的說:“什麼是找衣服?這是找衣服嗎?”他把電燈照著楊梅,對下面大聲喊著說。然後讓楊梅證明他是因爬上梯摔死的。楊梅嚇哭瞭。

            楊梅突然想回傢,可是這時候山村的山霧還茫茫籠罩著。她的父母還沒從霧裡醒來,她沒法回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