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83pkg'></span>

        <ins id='83pkg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83pkg'><strong id='83pkg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1. <tr id='83pkg'><strong id='83pkg'></strong><small id='83pkg'></small><button id='83pkg'></button><li id='83pkg'><noscript id='83pkg'><big id='83pkg'></big><dt id='83pk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3pkg'><table id='83pkg'><blockquote id='83pkg'><tbody id='83pk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3pkg'></u><kbd id='83pkg'><kbd id='83pkg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 id='83pkg'></i>
        <acronym id='83pkg'><em id='83pkg'></em><td id='83pkg'><div id='83pk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3pkg'><big id='83pkg'><big id='83pkg'></big><legend id='83pk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dl id='83pkg'></dl>

          <i id='83pkg'><div id='83pkg'><ins id='83pkg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83pkg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磨官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那一年是民國二十九年。柳村,是永定河邊的一個村莊,有幾百戶人傢。秋天,莊稼割瞭,地凈瞭,村邊的永定河,水勢也小瞭。

            莊戶人有幾天閑工夫,洗洗涮涮,喂喂自己的牲口,收拾收拾自己的農具。院子裡、路邊曬著新打下來的糧食。陽光暖暖的,糧食的味道讓人心裡樂開瞭花。

            曬好的新糧,一般會賣給合盛永,那是村裡的一傢糧店。合盛永在柳村的西街,西街是柳村最熱鬧的一條街,一條不寬的青磚路,兩邊是一溜兒的店鋪。

            西街上,除瞭合盛永糧店,還有雜貨店、馮傢肉鋪、木匠鋪、鐵匠鋪、劉傢麻豆腐店,真是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。

            合盛永的掌櫃叫王興發,河北清河縣人,人和善,經常周濟四鄰百姓,很會經商。王興發收糧價錢公道,村裡人打下的糧食都愛賣給他,他再磨面出售。

            合盛永裡的夥計跟王興發不是沾親便是老鄉,其中有個二掌櫃,是王興發的發小,還有一個售貨的是王興發的親戚。合盛永的賬房先生,人稱"鐵算盤",他能看出收進的小麥一石能磨出面粉多少斤,一石玉米能磨出玉米面多少斤。

            一個推磨的小工是後來的。據說那是隆冬時節,天特冷,水一潑到地上就凍上瞭,傢傢屋簷下都掛著大冰凌子。一天下午,大雪紛紛揚揚就下瞭起來,下瞭一天一夜,天空還是沉沉的,雪扯絮般從天空飄下來,絲毫沒有停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當時,人們都在傢裡貓著,街上闃然無人。合盛永的鋪子裡,幾個人就著爐火聊閑天。這時,突然鋪門被撞開,一股寒氣夾帶著雪花撲進來,跟著雪花跌進來一個人,進來就歪倒在那兒瞭。他身上棉衣露著棉花,腳上的鞋也露著腳趾,頭上纏著一條破圍巾。幾個人過去連抬帶拽,給他抬到一個單人鋪上,喂瞭熱湯,那人漸漸緩瞭過來,慢慢睜開眼,一雙眸子竟漆亮如墨。

            幾個圍著的人隻覺心裡一震,細瞅,眉清目秀,是個年輕人。後來年輕人留在瞭合盛永,住在後院,每天把牲口套在石磨上磨面粉,大傢都叫他"磨官".

            磨官勤懇能幹,力氣很大,一盤石磨,他搬上搬下很輕松。磨官不愛說話,誰也不知道他叫什麼,從哪裡來,以前做什麼。磨官白天從不出門,街上的人都不認識他。

            柳村附近有一座鐵廠,村裡有一些人在鐵廠裡幹活。日本人進瞭北京後,鐵廠就被日本人接管瞭,煉出的鐵給日本人做武器。

            可能是因為煉鐵的任務重,鐵廠的日本鬼子很少到柳村來。日本鬼子一旦來到柳村,就是明搶明奪,他們帶著槍,誰也不敢惹,好在他們不常來。

            這一天是農歷臘八。臘八這天的柳村很熱鬧,村裡人要敬佛、祭神、吃臘八粥,祭的神是谷神。用紙紮成的車馬模型放在糞堆上,放上燈火祈求來年五谷豐登。

            臘八這天的西街,人來人往。在合盛永裡,售貨的售貨,算賬的算賬,磨官在後院磨著面粉。

            突然,一陣嘶喊聲從街的東頭傳到街的西頭,一路傳來,女人淒厲的聲音夾雜在中間,讓人不由得心裡發緊,人們都想看個究竟。鋪子裡的人小心翼翼來到門口,探出頭看,街上一個小媳婦在前邊跑,明顯已沒有力氣瞭,腳下的步子是亂的,頭發也是亂的,後面跟著三個拿著刺刀的日本兵,一路"哇啦哇啦"地喊。

            小媳婦的腳步軟瞭,被什麼一絆,摔在那裡。一個歲數大些的日本兵狂笑著,伸手薅起小媳婦,圍觀的人敢怒不敢言。

            王興發奪門而出,他拱著手,臉上堆滿瞭笑,說:"長官,長官,到我小店裡喝杯酒,我這裡有上好的鹵肉和燒雞。"然後,他扭臉沖著夥計說:"夥計,快給長官備酒菜。"夥計明白掌櫃的意思,利索地答應瞭一聲。

            歲數大些的日本鬼子卻不買賬,一把推開王興發,把王興發推瞭一個趔趄。王興發站穩後,仍然往前湊瞭幾步,拱著手,臉上堆著更重的笑,說:"長官,您放瞭她吧,不知道是哪傢的媳婦,給她一條生路吧。您到我那裡,吃好喝好,再給您帶上晚上吃的。"圍觀的幾個男人趕緊湊著話說:"就是,就是。"那個歲數大些的日本鬼子被激怒瞭,松開一隻手,一把抻出胯上的腰刀,向著王興發捅瞭過來,那一瞬,空氣好像都窒息瞭,有的人蒙住瞭臉。突然,一個鐵球"刷"地從合盛永的鋪子前飛出來,先是"啊"的一聲,然後是刀子落地的聲音,最後是鐵球落地的聲音,一切都是瞬間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還沒等人們回過神兒,一個短衣打扮的年輕人手持一桿長槍,從人群中躍出,他正是磨官。

            隻見磨官輕點腳步,如紫燕般的輕盈, "噌噌"兩步,就來到鬼子面前。

            磨官身形剛到,長槍即舞,一條長槍如銀蛇忽進忽退,直讓幾個鬼子手忙腳亂。那個歲數大些的日本鬼子看來人不是善茬兒,甩著被鐵球砸痛的手,臉上獰笑著沖瞭過來,另外兩個鬼子手裡舉著腰刀,也圍瞭過來。

            磨官面色凜然,一雙眸子黑亮如墨,隻見他的長槍舞得銀光閃閃,密不透風,一點,一挑,又一撥,鬼子的刀掉瞭,手甩著,嘴咧著。鬼子想拿槍,槍沒舉起,又掉在瞭地上,鬼子想逃跑,隻見那槍尖一點,鬼子的腿筋上被紮瞭一槍,"撲"地摔倒在地上。隻不過眨眼的工夫,剛才還囂張的三個鬼子接連受瞭槍傷,躺倒在地上,不斷地"哼哼"著。

            磨官一槍在手,面色凜然。他看著倒地的三個日本鬼子,說:"快滾,永遠不要再來!"說著,磨官來到合盛永鋪前的一張桌子前,突然徒手一砍,把桌子角砍下瞭一塊,說:"如果再來,那麼這就是你們的腦袋。"

            此後,磨官又用三個手指一戳,桌面被戳瞭三個洞,說:"你們看好瞭,如果再來,這便是你們的眼睛。"

            第二天,磨官不辭而別,他給王掌櫃留下瞭一封信。王掌櫃看後,才知道,磨官原來是山東牟平縣人,為躲避仇人尋仇來到柳村,所用槍法為楊傢槍。

            據說,那三個日本鬼子後來再也沒敢到柳村來惹事。